转载:一位幼教从业者分析的虐童现象内部成因
作者:漫步留芳 日期:2018-1-16 11:32:00

转载:一位幼教从业者分析的虐童现象内部成因

最近的舆论高度关注虐童事件的外部原因:幼儿教师的待遇、垄断性的行业准入、幼儿教师素质、资本的运作等,这当然有益于对此事的认知。但作为一个幼教从业者,我愿从幼儿园的内部作一个简单分析。我这里没有现成的数据,一家之言,仅供老师们和家长朋友们参考;有兴趣做研究的读者朋友,可以去搜集数据,对我的假设予以证伪。

从幼儿园内部看,虐童是怎么开始的?我认为,除了因为一些教师道德素质不高、心理不健康之外,虐童事件的引发大体是因为幼儿的种种不配合。教师在管理无能的情况下,以非常之手段(比如扎针、芥茉)对付幼儿,以至这种手段成为其秘密武器,使虐童成为常态。

那么,幼儿为什么不配合?在什么时候幼儿会出现不配合?这就需要审视我们教育内部了。

第一,我们的课程设置是否适合幼儿?

幼儿园的教育应以游戏为主,特别是幼儿的自主游戏,是幼儿成长最主动和最有效的形式。但在各幼儿园纷纷追求自身特色的情况下,幼儿园的课程看起来丰富多彩,这满足了很多家长的需求。但是我们需要确认的是,这些课程是幼儿成长所需要的吗?课程的设计是否考虑到幼儿的注意力水平?课程本身能否引起幼儿的兴趣?如果有否定的答案,就意味着幼儿会有不配合出现。

小班的孩子被要求端坐20分钟听讲,他们一定坚持不了,因为注意水平没这么高;教中班的孩子学跳绳,他们会很快就没兴趣了,因为太难。这时如果对他们要求纪律,他们一定就会不配合。今天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在幼儿园带兴趣班时,10分钟的课程里有8分钟都用来管孩子!这说明什么呢?

幼儿不配合,如果教师和管理者不去反思自己的课程设置和教育理念,而是强求幼儿遵守纪律,老师的管理任务就会极大地增加,就很可能会陷入对抗。

第二,我们的一日生活是否有节律,是否顺畅舒缓?

幼儿的一日生活需要舒缓的节奏,需要呼吸有度,需要有动有静,需要室内室外,各环节的转换需要顺畅自然。太快的环节转换会使幼儿不舒服,催促可能使这种不舒服变成对抗;不合理的和缺乏弹性的节律安排(比如在规定的时间统一上厕所)也会使幼儿心生烦躁;缺乏运动的一日生活会让幼儿注意涣散易激惹。所以,教师和管理者需要在一日生活的环节中去感受孩子的感受,并据此调整,而不是简单地去要求幼儿跟随。

这与上一条也是有关的,那些看起来丰富多彩的兴趣班真的能提高孩子们在幼儿园的生活质量吗?孩子们处于不断的快速的切换中,老师们仍然在持续地催促,这样的氛围下,老师和幼儿的焦躁互相叠加,不合作自然增多,虐童的发生几率大大增加。

第三,教室里的人际关系是否温馨有爱?

教室里的人际关系由三种关系组成:一是教师与幼儿,二是教师与教师,三是幼儿与幼儿。好的教育氛围,鼓励教师与幼儿一起经营他们的生活,师幼关系是合作的而不是对抗的;教师之间深入合作而非竞争;幼儿在前两种关系的引领下形成互相关心互相照顾互相合作的关系。如果师幼关系的大氛围是对抗的,教师之间是竞争而非合作的,那么虐童的可能性就增大了。而这种氛围的建立与教育目标和管理方式密切相关(为中正立场和避免广告嫌疑,就不细讲教育目标和管理方式了)。

第四,幼儿园生活中是否保教一体

在我们的幼教理论中,要求幼儿园保教一体保教结合,这是很有道理的。我认为,幼儿园教育根本不应该区分哪些是保育,哪些是教育!教孩子唱首歌是教育,教孩子换裤子就不是教育吗?比较起来,教换裤子恐怕还是更重要的教育。保育与教育二分,造成了人员有二分,这造成了教育内在的割裂,也是虐童现象出现的重要原因。

记得有一次,我4岁的外甥女对我说:我不喜欢***老师,可她还老管我们。姐姐悄悄解释说,那是他们的生活老师,她看不上她的。由于教育保育的二分,教师与保育员的二分,在孩子的心目中就有了对老师的区分,这造成保育员对孩子管理的困难,对抗就很容易出现了。另一方面,保育员承担的一些工作其实难度更大,比如看午睡,是幼儿园里最难的工作之一。中午时的幼儿,身心均处于低谷,安全感降低,自制力下降,情绪易失控,此时的他们,需要静好的氛围、温柔的呵护以及适当的抚慰,处置稍有不当,孩子们就可能哭的哭闹的闹甚至激烈对抗。

如果孩子不敬不爱这位看护的老师,而老师还要完成这样一个艰难的任务,对于这位老师来说就是一个噩梦,在这样的噩梦中,出现虐童事件的可能性更高。

此外,保育和教育的二分还造成了另一种割裂,下面讲。

第五,正式课程与非正式课程、显课程与隐课程是否一致?

幼儿通过全身的感官来学习,吸收环境里的所有信息。在行为方面,模仿是其进行学习的最主要方式,越是幼小的孩子在这方面越明显。所以在幼儿教育中,有组织的教育活动(正式课程)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但没有组织的师幼互动(非正式课程)对孩子影响更大!(从灌输知识的角度,正式课程肯定效率更高,但是幼儿园不应以知识学习为主要目标已成为社会共识,见《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这里不去讨论。)所以,非正式课程对于幼儿来说尤其重要。

非正式课程发生在哪里呢?发生在任何地方和时间,发生在每一个互动的瞬间。从孩子走进幼儿园那一刻,老师用什么样的姿态迎接TA,用什么样的语言问候TA,用什么样的行动带领他,直到孩子怎么被老师送到家长手中,所有的过程都会深深地印进小小的心灵,成为其日后行为的参照。甚至幼儿园环境里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件,也会被他观察到。游戏也是最重要的非正式课程之一。

此外,隐性课程在幼儿园里一样是存在的。如果我们带着对生活的热爱去教孩子们做卫生,这个隐性的课程(教师的内在状态)孩子一定能够感受到;如果我们告诉孩子们要友爱,但老师们之间在明争暗斗,他们一样也能感受和学习到后者。或者,当我们的课程目标设定为要让孩子热爱劳动,但是老师们却各自退缩,安排群体中资历最浅的人去带领,这种安排中的意味孩子们自然也会收到。幼儿有一项本领,他们可以读心。无论你伪装得多么好,孩子可以感知到的老师的内在状态。所以重要的不是老师怎么说怎么,而是老师怎么做,是老师的内在态度。

只有当正式课程与非正式课程方向一致,孩子的教育收益才能最大化,只有显在课程和隐性课程高度一致,孩子才能无冲突地接受一种价值观。将保育和教育分开,就意味着正式课程与非正式课程的分开,也意味着那些主课老师们很大程度上放弃了非正式课程。而这种安排作为一种潜课程,就是在告诉幼儿,这个世界是分立的,在分立的世界里,你需要分辨,你可以区别对待。当潜课程与显课程互相拆穿时,幼儿和教师之间就很容易发生冲突。

仍然举睡觉的例子,显课程的目的是要让幼儿安静休息,从而有利于其健康;如果教师急切地想要孩子睡着,甚至用恐吓的手段施诸幼儿,就会适得其反,因为这时孩子们经历的潜课程其实是教师的焦虑、急躁和不满,他们怎么能安静得下来呢?孩子并不能分析和表达这一切,只表现出种种不合作,此时的师幼冲突就极有可能升级,虐童事件就有可能发生。

所以,正式课程与非正式课程的分立,显课程与潜课程的互拆也是造成虐童事件的重要原因。

以上这些问题就像定期体检的项目,幼儿园的管理者需要常常检视,常常警惕。此外,我想我们应该回到到杜威和陶行知先生那里,用生活的丰富性和包容性来整合目前教育中的种种分裂,为幼儿,为教师,同时也为人类的未来创造一种更加健康的生活。以此与朋友们共勉。

这个冬天发生的幼儿园事件给整个幼教行业带来了空前的关注度,我想这是一件好事。希望此事件之后,幼教事业会得到全社会的祝福,普天下的孩子们能够接受真正的教育。

发表评论:
这里是海陵教育博客,请等待……
Powered by Oblog.